您目前的位置:优乐国际娱乐 > 新闻中心 > 潇湘楼语 > 正文

王义高惊天建议:开挖西洞庭湖大运河彻底改善长江水资源分配

2018年01月22日09:23:26 0731地产研究院

[提要]请不要忽视水资源日益短缺的事实,或许有一天湖南最大的河流--湘江干涸不再耸人听闻,没有人保证它不变成湖南的罗布泊,没人认保证洞庭湖不变成呼伦贝尔大草原。

  任期长达15年的省政协委员王义高教授从第九届政协至十一届政协不断提议:“开挖西洞庭湖大运河”,最大限地合理利用长江水资源,修复长江与洞庭湖生态系统,现在我们还原他的提案要点,看看这位戴着经济学家帽子的王义高委员怎么讲解大运河蓝图。   
  (图“绿线”为湖南津市至湖北石首的大运河线,津石大运河让长江水西边进东边岳阳城陵矶出再进入长江,途径南洞庭湖,环绕流速大约15天)   一、运河开挖科学实用,水资源最大化合理配置   所谓大运河是一条从常德津市至湖北石首、连接长江的西洞庭湖大运河。在王义高教授看来这是实施环洞庭湖生态治理的最有效的方法,从洞庭湖西边注入长江水,经由南洞庭湖再从东洞庭岳阳市的城陵矶入长江,形成洞庭湖东西两个出入口。在湖北荆州石首(松滋口)的选址是技术问题,是否开挖是水资源战略布局问题,我们修了三峡大坝湖南洞庭湖生态出现比较严的问题,从而造成洞庭湖呼伦贝尔草原化现象。   王义高委员曾经与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张春贤同志进行过探讨,与武吉海、胡旭晟、魏文彬、张大方和龚建明等副主席等讨论“津石大运河”若干可能性,包括选址,水流,投资和移民等问题。曾经作为交通部长的张春贤以专业的水准提出许多具体问题,包括泄洪与通航是否能兼顾。   “谁能让宝贵的长江水“兜圈子”,再回到长江,才是最大的“节水工程”,让老百姓节水不过是杯水车薪。”经济学家王义高说。   长江经济带建设与洞庭湖治理是两个密不可分的体系。在这个区域水资源是经济发展最根本的保障。但作为一条经济发展,扶贫攻坚,休闲旅游(游艇)多功能的大运河的景观展现如下:   
  (大运河景观图,游艇码头与休闲公园,让贫困人口从单纯种田进入服务业领域,以摆脱贫困,可谓山川再造,富裕千年)   如今长江水资源流失太快了,洞庭湖因为缺水生态开始逐年恶化。如何补水?一靠自然赋予的台风暴雨;二是如何科学利用好长江水,减缓下泄速度。湖南境内的湘资沅澧四条大河水资源总量基本恒定在一个总量上,问题出在长江与洞庭湖的关系上,王义高委员认为。   有了这条大运河,洞庭湖又多了一个长江出海口(西洞庭出口),并且将现在的洞庭湖“J”字型改造成“U”字型的循环通道的洞庭湖,去重庆可从西洞庭大运营进长江比走城陵矶近500公里。   大运河工程可以把澧水流域治理、西洞庭湖航道治理和保有长江水资源结合起来,真正形成环洞庭湖生态治理结构。   修建三峡大坝改变了洞庭湖生态,必须从新考虑如何“补足”   洞庭湖失去的水资源。由于山峡大坝蓄水发电,长江水加快了下泄速度,“吸干”了洞庭湖的水,因此,从西洞庭湖通过开凿运河补水,让长江水在洞庭湖多呆10天半个月再从东洞庭湖注入长江,以平衡环洞庭湖生态系统(高定一,湘声报记者)。   
  (大运河开挖的风景描绘,秀美山川,水资源,但却没有利用好,开发成经济资源,湖南有望成为一个“运河旅游区”,实现全域旅游梦想)   
  (大运河两岸的风光如此美丽,生态得以修复,水土得以保护,清洁水资源得以形成,洞庭湖区域又见树木又见林,水文章就好做了,有部分河道可以利用原来的河道)   “两岸青山映运河,轻舟来往环洞庭”,文人骚客,游艇玩家期望环洞庭,长江多日游,中国的山水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造。   二、洞庭湖对湖南有多重要,湖南就有多重要!   湖南西北部,确切地说就是环洞庭湖是全国重要的商品粮、油、麻、蚕桑、水产基地,环洞庭湖区横跨鄂中南和湘北,城市密集,人口众多,在这一地区环绕着湖北的荆州、松滋(可能成为运河口)、石首、洪湖,湖南的长沙、益阳、常德、津市、岳阳、汨罗、沅江等十余座城市。因此,有专家认为,中部崛起目标的实现,很重要的是要看环洞庭湖经济的表现。长江经济带若少了洞庭湖,或者洞庭湖区域经济出现问题,不仅遏制了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资源优势匹配,更无法实现整个长江中下游的生态平衡,洞庭湖的治理的战略性就在于水资源的多寡决定   湖南省原本水资源丰富,由于多种原因逐步出现短缺,日益威胁我省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用水,包括水量减少,湘江流域的重金属污染,洞庭湖血吸虫泛滥,老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可是地处南方的湖南曾经一度出现湘江干涸——几乎断流的威胁。   水是工业化宝贵的资源,让长江水多在湖南,洞庭湖多停留15天,如同留住金山银山一样,长江水下泄太快等于大量水资源的浪费。   
  (湖南山川秀美,雨水充沛,植被丰茂,但并未获得综合开发利用,建议建设一个超大规模的环洞庭湖长江运河休闲游艇区域,山水开发是农民脱贫致富的最好资源,贫困区域的农民与休闲的城市生活联系在一起的休闲生活,在宜居环境中从事服务业)   原本湖南风调雨顺,不是一个缺水省份,如今湖南水自流失去自然的平衡调节,除了靠台风和自然降雨,唯一的办法当然是“借长江水”补洞庭湖才能从根本上增加我省水资源总量,但如何才能让长江水资源综合利用呢?只有开挖一条西洞庭湖大运河,从湖北石首市(可在松滋口)至西洞庭湖的澧水口,长江水注入洞庭湖后,再从岳阳市的城陵矶流回长江   三、节约用水要从战略考虑,个人节水总量有限   在政协湖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提案中,王义高委员再次强调;请不要忽视水资源日益短缺的事实,或许有一天湖南最大的河流--湘江干涸不再耸人听闻,没有人保证它不变成湖南的罗布泊,没人认保证洞庭湖不变成呼伦贝尔大草原   王义高认为,湖南在湘资沅澧四大流域建立多个枢纽工程和梯级电站,每一个大型工程都是“打水的主意”,虽然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水资源,但却造成了四水难以自然地流淌,也无法自然灌满洞庭湖。补足洞庭湖所需要的生态平衡的水又有谁曾经考虑过?   山峡大坝发电蓄水需要,长江水下泄加速,每到秋冬长江下游“抽干”洞庭湖水的速度在加快。有媒体报道,干旱时期,海水倒灌,南京已经可以“喝”到海水了,惊叹!长江淡水出现含盐问题,海水朔江而上已经达到南京了,什么时候到达鄱阳湖我们无法判断?   王义高教授形象比喻说:“开挖运河并没有减少长江水资源,而是在洞庭湖打了一个“U”字圈,水重新回到了长江。”   丝毫不必再隐晦,长江山峡大坝工程影响了环洞庭湖水资源的生态结构,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再造生态”,构建新的生态和水资源新系统。大坝工程有责任继续把工程做好,时髦一点地说叫“生态修复”,或者“生态补偿”。从发电收入中提取一部分利润用于修建西洞庭湖大运河应该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长江是中国最大的水资源系统,有义务和责任重新调节水资源,合理分配给相关流域,把水资源从西洞庭补给湖南,再从东洞庭“归还”给长江,算是“借”水解决方案,而不是消耗,或者“瓜分”长江水资源,开挖运河的合理性就在于“利用”的双赢。为了保证修建运河的科学性,生态价值,大运河的若干支流可以一并予以改正,修复和利用,所谓环洞庭湖生态治理包括许多区域再造的内容,包括解决贫困人口的永续生产,住房与产业发展。   
  (湖南特有的山川地貌,风景优美是理想的休闲度假优质资源,但都商务有效开发利用,大运河与支流,湿地一起支流,彻底改变洞庭湖生态结构)   “关于洞庭湖湿地的利用和开发更是千年大计,需要在开挖大运河时予以立法保护,确定具体面积和区域。”王委员建议说。   
  (大运河支流和湿地治理,乡村振兴计划就在大运河流域实现)   开挖湖北石首(选择松滋口)至湖南津市(澧水口)长江西洞庭湖大运河长约为200公里,是最有效的补水方法,或许是唯一的一揽子解决方案。修建大运河并没有减少和“掠夺”长江水资源,而是让长江水多留在洞庭湖“兜一圈”再回长江,形成山峡大坝蓄水与洞庭湖蓄水相互协作,相互均衡使用。一条美丽的大运河能造就多少就业,休闲,旅游,脱贫致富,沿线乡村振兴计划得以落实。   通过运河水入洞庭湖不会造成长江流域的水资源的短缺,反而为长江水资源体系建立了一个巨大的调节“水盆”。既可以在长江枯水季节足水江西鄱阳湖,压制从上海到南京的海水倒灌现象,形成山峡大坝与洞庭湖“双调节”功能。   大运河只是把长江水通过大运河西边进东边出(城陵矶),水流自然的循环在洞庭湖停留一段重新回到长江,王义高研究员计算从西到东循环一次全年平均大约15天至20天。   开挖津市—石首大运河建立有效的环洞庭湖治理结构   
  根据王义高历经数年所做的自费调研和估算,开挖“津石大运河”约为200公里,估计直接开挖的投资2000亿元,加上移民搬迁和其他补偿大约投资1200亿元,运河景观建造1000亿,总投资约为4000亿元。   省政协提案委王剑平主任认为,假如实施,这将是湖南有史以来“最大”的提案。委员中开始讥笑王委员“大禹治水,王委员挖河”,甚至直接称他为“王运河”,不过,一旦进入严肃话题,大家更乐于议论大运河的可能性。   钱!谁来投资?但以现在活跃的资本市场,筹备开挖运河的资金根本不是问题,以长江水来“协调”与洞庭水的生态关系,造福于整个长江中下游。   大运河两岸景观化,包括支流,乡村振兴,民宿,游艇俱乐部,建设一个环长江洞庭湖,武汉游艇休闲大区域,两岸休闲酒店,民宿,风景花木,运动公园、水上低空飞行等,对于改造区域地理经济发展,扶贫脱困开发是难得的机遇,构建“水域经济”发展区域为长江经济带注入新活力。看看下图现代江南水乡风貌,美不胜收!   开发商搞房地产,特色小镇,边挖运河边开发地产如何考虑?   
  (运河两岸的特色小城镇,穷人可以享受宜居环境,楼宇风光。各种特色小镇,又是中小企业产业链构建区域,不仅运河成为休闲区域又是物流水运大通道,重新构建湿地与运河生态体系)   多年的缺水已经使洞庭湖的水质加速恶化,污染日益加剧,人口日益增加的情况下,按照现在常规治理方法,根本无法最终让洞庭湖生态好转,最终出现一个“自欺欺人”的小区域好转,大流域恶化现象。   据统计,每年排入洞庭湖的废水10亿多吨,其中工业废水约5.8亿吨,生活污水约2.8亿吨,还有养鱼养鸭大闸蟹,喂猪等各种活体的排泄,湖区一些地方农民打井喝水都感觉不安全了,强化植被,湿地治理,支流治理和美丽清洁乡村治理与大运河补水协调发展,才有可能还原环洞庭湖自然生态。   这些生产和生活污水大多未经处理达标直接排入湖中,若不及时补充相当大的水流,洞庭湖将成为一个被污染的“恶湖”。替代政府财政投资最好的办法就是“借”长江水补洞庭。   
  (王义高委员描述的理想宜居乡村环境:大运河的支流开发,民宿与水土保护,乡村振兴与脱贫致富一体化发展,如此风景美丽的民宿谁不喜欢,支流通往大运河)   因此,王义高教授认为,通过开挖西洞庭湖与大流域治理一体化,疏通水道、规划湿地,支流改造,民宿与游艇码头,休闲与特色小镇相结合。   补充新水源,是个综合工程。治理的基本目标是:一是,一定程度的深挖形成通航能力,增加了蓄水能力,补充长江清洁水源;二是,开挖运河形成了长江——洞庭湖——湖南的“湘资沅澧”四水大循环系统,极大地延伸了长江经济带的航运功能,区域生态体系,彻底消除荆州水患,让长江水进入西洞庭,绕开荆州长江防洪堤;三是支流和湿地治理,扶贫攻坚,乡村改造,振兴乡村同步建设。   四、三峡蓄水与洞庭湖补水应该协调一致   多年来,每入秋,湘江流域总出现严重的枯水期,长株潭三市饮水不时面临严峻考验。长江水利委员会相关领导入认为:受三峡水库集中蓄水影响,长江入水洞庭湖断流,洞庭湖水位过低,湘江水失去洞庭湖水顶托,入湖、入长江速度加快,导致湘江中下游水位下降速度加快,湘江面临干涸威胁。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呢?让长江水下泄减缓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这就是开挖大运河的意义所在。   王义高教授解释说:以城陵矶水位初步分析,洞庭湖城陵矶的水位如果上涨1米,湘江长沙站的水位可以上涨0.2米。开挖西洞庭湖之后,长江水从西入,从岳阳城陵矶再出长江,洞庭湖水饱满,可以顶托湘江水下泄速度,增强湘江全年通航能力。   自三峡大坝开始修建以来,洞庭湖的东方田鼠不时暴发成灾,成为国内一个新发展起来的生物灾害。除造成农田大面积减产外,东方田鼠灾害曾引发钩端螺旋体病和流行性出血热暴发。仅益阳地区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5000万元人民币。   开挖大运河,注入新的水资源是综合治理洞庭湖的根本、开挖西洞庭湖大运河是三峡大坝后遗症的“补偿工程”,最大的民生工程、生态治理工程和一劳永逸的千年大计工程。   
  (运河区域是构建宜居环境,特色小镇休闲旅游最理想的区域,运河是乡村振兴最好的试验区,支流湿地与运河开发一体化)   这项建议王义高委员已经多次作为政协提案提出,2012年省政协把“环洞庭湖生态治理”作为省委省政府重点考验课题,王义高委员参加了,但看到洞庭湖生态环境恶化,功能日益下降,这再次激起了王义高开挖西洞庭湖大运河的构想   
  (振兴乡村从大运河开始,现代化农村与运河共繁荣,在运河支流小区域,码头口岸建设特色小镇,农产品加工区,建设美丽乡村,特色小镇,既为游艇俱乐部服务,又可以建立宜居服务区,一个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繁荣的大运河区,东西都可以进入长江黄金水道,又可以自成一体,安居乐业)   经济学家王义高认为,小打小闹解决不了大问题,不开挖西洞庭湖大运河,任何方法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三峡工程对我省水资源造成的难以修复的巨大影响。   党的十九大号召我们加快生态环境治理,生态保护也是金山银山。环洞庭湖的华北湖南如何实现扶贫攻坚,乡村振兴?大运河的百年战略大计,将见证两湖人民在繁荣富裕生活中再活500年。   王义高: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经济学教授、蓝思科技独立董事。   电话:0731-82829606,2508535025@qq.com
重要提示: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最终以开发商实际公示为准。商品房预售须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用户在购房时需慎重查验开发商的证件信息。本页面所提到房屋面积如无特别标示,均指建筑面积。
相关资讯
查看更多留言新闻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1. 资讯搜索
  2. 专题搜索
  3. 访谈搜索
热点资讯
查看更多>
  1. 今日
  2. 本周
  3. 本月
楼市排行
最新开盘查看更多>>
独家专题查看更多>>
返回顶部
优乐国际娱乐